05
Jun
类别: 原创天地
4 个评论     
6/5/2019 学期结束,儿子押了两口箱子,自己搭长途巴士回家。 父母大人结束回国探亲,昨日返美。3:10pm抵达,我定了个闹钟2:30pm,马不停蹄赶工,将To-do-list上的项目一一划去。 难以想象,我居然能去接机了,单枪匹马。以前,不要说机场状如蛛网错综复杂的线路,就是高速都不大敢开,所以没必要直接送死。修了几年,灵力渐涨,段位升级,龙潭虎穴,也得取回真经。 按时到。父母大人发来讯息,刚下飞机,排在最后面等轮椅服务,你等着!这一等,接到儿子鸡毛信,说是他同学遇到麻烦,误机,能不能来我们家住一夜?当然可以。而且我正好在机场,可以带他一起走。然后就是一通联系,定位,外形描述,让他搭机场 shuttle 转...
阅读全文
03
Jun
类别: 原创天地
4 个评论     
6/3/2019 这是一个美丽的夏季的开端。早上微微有些凉意,待太阳出来,温度渐渐升高,和着眩目的光。跟大多数滨海城市一样,一条河流蜿蜒着穿城而过,归入大海。河面上白帆点点,上面站着戴着号码牌扳帆的选手。也有划着双浆的普通游客,在靠岸边的树荫里与天鹅野鸭一起,缓缓游荡。 河边公园里,有一处木头的埠头,搭建在水面上,周围却一条船都没有,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个码头。看起来更象是一个大平台,供游人休憩眺望,临水而嘻。从公园的草坡下几级台阶,再过一截窄些的木台,才到达这个宽阔敞亮的平台上,阳光充足,空气流通。平台的左右尖角,各放了一把休闲的大椅子,大约是供游人歇脚赏景的。 平台上平躺着一对情侣,戴着墨镜,日光浴。干干净净的木头板子经过...
阅读全文
17
May
5/17/2019 偶见《晓说》,是高晓松做的一档说话类节目。通勤路上当评书听,还真不错。 在这个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的时代,高晓松的大脸恐怕难以逾越。光听,不看,无所谓。 你听他的节目,就是个北京侃爷,天南海北,世界各地,风流人物,历史地理,政治文化,社会军事,宗教体育艺术,滔滔不绝,摇着把扇子,那一气说!你听着都快吐血,他还没过够瘾呢。太他妈能说了。发挥得最好的那几期,简直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出口成章,唾沫星子乱飞。讲欧洲各国历史,先来个5分钟极简史,七大姑八大姨捋一遍,外加点评。“他们这特逗,都叫威廉,威廉一世,威廉二世,一直到威廉六世。然后又回来了,又叫威廉一世,这太逗了。可能他们家就六个手...
阅读全文
15
May
05/15/2019 最近偶然看了几集《晓说》,看到了韩寒。这个曾以叛逆轻狂成名的不羁少年,居然已经快四张了。 可堪回首,当年的方韩大战,网络上各路人马汹汹而至,四处厮杀,群情激愤,一片混乱。眉初涉江湖,看热闹,也往人堆里丢了块小石头。 话说韩寒的爹是个作家,望子成龙心切,把自己的笔名“韩寒”二字填到了户口本上。事实证明,这恐怕是他一辈子最好的作品。作二代韩寒不负父望,应了那句出名要趁早,在斩获一个有争议的有作一代影子的作文大赛之后,高一以七门功课全部不及格的辉煌战果在被开除之前主动退学,同时出版累计销量超200万册的小说《三重门》。韩寒本是体育特招生,结果体育也不及格,说是因为要赶稿子,体育也逃课。老师问,你现在...
阅读全文
07
May
5/7/2019 在这个小镇住了十多年。每每严冬过后的明媚春光里,总看见路边房前闪现出不同于某某竞选者大写粗体姓名的牌子,鲜艳夺目的艺术字体,写着 open studio。 也收到过宣传单,混在垃圾邮件中。绝大多数人恐怕根本没有注意过,即便见到,也就当垃圾邮件处理了。 这一次心血来潮,特意留着宣传单,并且想拉儿子一块去,被断然拒绝了,No! 按图索骥,在离镇中心不远的一处背街,混在居民区里面,居然有一处大房子,配备着更大的停产场。这栋老房子朝外的一面墙上,挂着古老的某某公司某某磨房的原始招牌。门口是七里八拐供轮椅进出的通道。门上加了木条格子的玻璃上贴着各种通知传单,当然最醒目的是本次开放日。 这便是镇里投...
阅读全文
29
Apr
4/29/2019 新英格兰地区漫长而严寒的冬天终于过去,北美运动联盟 NASA 推出4.27开春游。我立刻报名。虽说去年夏天跟他们去的那一趟白山(White Mountain),几乎丢了半条命;但他们的难度系数是递增的,这热身赛,开场子的,应该不会太为难吧。 错,错,错。真想不到这一开春的热身赛,居然毫无征兆地跟了他们的火箭队。 火箭,顾名思义,蹭蹭蹭,直接发射。看到一个大坡,就开始冲锋,几个起跳腾跃,转过山,再也见不到踪影。一路狂奔。三个身形小巧敏捷的火箭头比拼速度与激情,将大部队远远抛在后面。然后找一块宽敞地坐等后来者。他们的火箭速度不能让蜗牛玷污。以至于蜗牛们十分沮丧,“要是他们不等我们,可能半小时就走完了。...
阅读全文
24
Apr
4/23/2019 春假的最后一天,猪小弟运动项目结束。计划休个短假,探访 Williams College。 从前,有个人,叫Williams。他死了,钱都捐出来,办学。大家特别感动。拿他的钱修学校,自然以他命名,就是Williams College。这还不够,把这个地方也叫了Williamstown。然后一大串的山,湖,路,旅馆,商店,公司,看谁先抢到,都叫Williams。 一路向西。沿着麻州2号公路,路渐行渐窄,一般是两条道,有的地方只剩一条,不能超车,乡间路,带我回家。。夹岸高山,皆生寒树,汽车宛如在峡谷中穿行。麻州春来迟,几乎全都还是光秃秃的树枝,可是漫山枫树也明显发了新芽,紫红的一小簇叶尖...
阅读全文
18
Apr
4/18/2019 最近网上热点,996 ICU是指:“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生病就被送进重症监护病房(ICU)。” 这是由IT行业发起的,对于加班的血泪控诉。 我们先不谈ICU,上个班就到了要命的地步,只说996,有没有可行性。 在大家印象中,朝九暮五,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机关公务员工作状态,基本等同于混吃等死。这种等死的工作据说没有背景也是等不到的,只有极少数人通过比高考更激烈的竞争走独木桥,去给别人垫背。因为无背景,势必要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把他们都罩着,好让他们等死。这种中坚骨干并不轻松。往上爬的机会,有,但不会比别处多。 有一些人雄心万丈,不屑于等死。有一些人是没有办法,进不去那个笼...
阅读全文
27
Mar
3/26/2019 从门到窗户是七步,从窗户到门也是七步。 这不是高老爹的生活。高老爹的活动范畴要宽广得多。慢说七步,就是七百步,七千步,只要他想走,都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能走到哪里去? 出门,一个人都见不到。偶尔来个车,看到他们在走,远远地减速缓行,避开他们一大截。邻居都是老外,打不成招呼。走来走去,转来转去,周围都差不多,除了房子就是树,也没个商店没个街道可以瞧的。女儿他们上班,要先开20分钟车到火车站,再转火车进城。开车都要20分钟,高老爹就算有一双铁腿,能走得到吗?更何况,怎么走,看地图? 高老爹觉得晚年张学良那种软禁生活,是他所不能忍受的。但现在,住在女儿美国郊外的房子里,他俨然就是张学良。从门到...
阅读全文
08
Mar
3/8/2019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管它呢,来胡说八道。 1. 春秋五霸的齐桓公,是个色佬。有钱,任性,娶了三个大老婆,六个小老婆。排行第三的大老婆蔡姬,顾名思义,就是来自蔡国的这么一个姬,姬姓女。 齐桓公那时候非常强,磨刀嚯嚯,准备去打楚国。 蔡姬好死不死,当了一把红颜祸水。 本来呢,郎情妾意,在一起划船玩。蔡姬尚未生育,应该比较年轻,当祸水得有红颜啊。嘻嘻哈哈,在船上崴来崴去,左右晃荡,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齐桓公是个60多岁老头子了,晃不得,眼看高血压心脏病都要发,吓得半死,大喊大叫。蔡姬看他那个狼狈相,太好笑了,特别开心,摇晃得更厉害了。叫她停她偏不停。齐桓公是个旱鸭子,掉到河里不起泡。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