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pr
4/16/2018 去年底,儿子宣布:我都快18岁了。我老师说,可以去开个退休帐户。存的钱,利滚利,驴打滚,到时候就是一大坨。 我莞尔一笑。老娘自己退休金都没存够,给你存?钱呢? 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当年儿子刚刚出生,有人推销一个保险,大概是每天一块钱保费,18岁的时候就能有一百万(?)可是那时候我们的生活费,一天也没有几块钱,$30恐怕得维持三分之一个月。怎么可能从牙齿缝里抠得出来。就又被教育了一遍责任心什么的。你现在是有孩子的人了,要为孩子着想,万一你死了,你孩子还那么小没有钱怎么办?那时候我们咬牙发狠:那我们就不死,把孩子养大! 一转眼,他都要开退休帐户了。哈哈。 最近忙税表,就又想起这茬。儿子手里,...
阅读全文
4/6/2018 又下雪。 在这个白雪飘飘的北国,有人忍不住诗云: “别人看雪的时候,我们看雪; 别人听雨的时候,我们看雪; 别人踏青的时候,我们看雪; 别人赏花的时候,我们看雪; 因为, 我们, 只有两个季节: 一个是冬季, 一个是大约在冬季。” 去年五月份,朋友来访。一阵寒潮风带雨,乖乖穿起了羽绒短袄。那感觉,大约确实是在冬季。 也阳光明媚,也气候温暖。怎么,就又下雪了呢? 我还准备开茶会的,品春茶呀。 须得是户外。院子里,露台上,树林荫郁,鸣声上下。阳光从叶缝中倾洒下来,茶汤在白瓷杯中晶莹闪亮。淡淡的山野气息的新茶,慢慢升腾一丝白气,袅娜。 间或一两簇松针随风飘落,停...
阅读全文
美国高中生活,一言以蔽之:忙。 我家大猪最大的毛病,也是一个字:慢。 慢慢腾腾,磨磨蹭蹭,看着就让人着急。小时候上幼儿园,中午吃饭肯定是最后一个,老师给他取个绰号,slow man。我们在家讲方言,专门有个字言其慢,第一声,音同“摸”。那时候我常常催促他:“你怎么这么摸?快点,把玩具都收好。把这个放回去。去穿鞋,我们要走了。”他跑过来跑过去,停下来拧着眉头抗议道:“你把我忙死了。”我又说他:“你就是摸。摸死个人!”他跑到我面前,两只手握着我的膀子上下滑动,嘴里念念叨叨:“摸-死-人。摸-死-人。” 言归正传。美国繁忙的高中生活,至少来自于三个方面:学业,课余,义工。 美国高中四年跟大学一样,采取学分制...
阅读全文
(装备记) 昨晚去上了一节洗脑课。本地户外用品商店开设的,估计想多培养几个潜在顾客。 主题是徒步装备。桌子上摆满了:背包,帐篷,睡袋,水瓶,净水器,包装食品,医药包,工具,野外炊具,徒步杖,防湿袋,太阳镜,头灯,手套,鞋,袜。 一句废话没有,全是干货。直接叫来个店内员工,以问答方式,让他描述亲身徒步经历。 他叫杰夫。就是那个著名的周杰伦的杰,周杰伦姐夫的夫。2017年3月4号开始,历时7个月,徒步完成3500公里的 appalachian trail 全程,减肥65磅,衣服尺寸减2个号。没有一味赶路,饱览大好河山,尽享自然精妙,无限回味无限向往。 先说背包。桌上堆的所有零碎,都能塞进去,必须。他将睡袋...
阅读全文
05
Mar
3/5/2018 家有好茶。似乎值得办个茶会启封。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不若与众撒。 定好客人。准备器皿。洒扫庭院。布置茶台。 聚会前夕遇暴风雨,大树倒伏,万户停电,海水倒灌。所幸无碍。 来者皆同龄女伴。工作家庭两不误,胡子眉毛一把抓。平日鸡飞狗跳,忙得人仰马翻。职场瓶颈也好,中年危机也罢,无不奔波憔悴,心为形役。跟青春期的孩子比智商,与更年期的老公比情商。纵容颜皎好,奈时光流逝,岁月蹉跎。 茶之道,或曰平常心。非僧道专属,权贵特供。乃山野芬芳,天地精华。无须繁文缛节,佐以自制小点,谈笑有佳人,往来无怨女。抒积日之郁闷,畅未来之激情。其道,不在茶之优劣,在品茶之际,得其趣,心随之舒缓。享片刻置身世外时光,...
阅读全文
2/28/2018 提起加州,浮现在人们脑海里的一定是这样的词: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今天2月的春假,寒潮一路追随我们到了圣地亚哥,凄风苦雨,也许能缓解加州的干旱? 阳光也有,在沙滩上,海浪拍击着岩石,上面躺着一堆堆懒洋洋的海狮,纺缍形的身体横七竖八囫囵着,象些死猪子,软塌塌地透露着慵懒与疲惫。游人与之太近,简直就是在它们中间穿梭。更有甚者,站在睡觉的海狮旁举着手机对着海狮的脸,只隔一米了,还不甘心,一点点将手机压下去。海狮遭到冒犯与打挠,突然抬起头来吼了一声,髭须根根直立,吓得那人手机差点掉到海里。 另外一边,有小海狮在吃奶。看个头,小海狮一点也不小,叭唧叭唧吃得滋滋有声,象...
阅读全文
09
Feb
类别: 原创天地
1 个评论     
2/8/2018 近日读茶经。未能免俗,将家里的茶翻出来点了一遍。惊见许多好茶。都是别人送的。 以前不喝茶。对茶只有个笼统的概念,就是茶,都是茶,喝的,苦的。 几年前一次聚会上,一个朋友谈及养生,说要喝红茶,不该喝绿茶云云。觉得她矫情,不就是茶么,什么红的绿的,莫非还有黑的黄的? 那时候刚刚微信盛行,八百年前的关系都能连接成功,何况同窗之谊。老公国内一个同学,人到中年,官居几品,洁身自好,清雅,玩茶。向一帮海外白痴叹茶经,叹着叹着变身段誉,被人质问道:“那你能不能把你说的这些,都给我弄一点过来?”段誉的段位还是够的,真寄了一大包。可怜那些身价不菲的样品名茶,经历万水千山漫漫征程,早已粉身碎骨,从标了名号的破损包装...
阅读全文
09
Jan
类别: 原创天地
1 个评论     
冬天的湖别有一番清丽凛冽,何况是结了冰。 在这个冬季严寒的北国,料是年年皆冰,只不过你没有见到罢了。 年复一年,你蜷缩在冬天的暖气里,笼中仓鼠。不知其寒,惶论千里冰封。 直至此番极寒,零下20度,直觉湖会冻住吧。湖早都冻了。站在湖心,四围的树遥远而静谧,脚下冰与雪,空气清与洌,艳阳下天蓝得令人心碎。 结了冰的湖化身为一片旷野,辽阔苍茫,恍若时间的尽头,大地之初始,混沌而明晰。身在何处?今夕何夕?你怎么可能感觉到脚下是一泓清波,你见到的分明是林海雪原。会有一架马车开过来吗?还是有几只獐子奔过去?一马平川的雪原在风的抚慰下显出沙漠的纹理,蜿蜒着伸向远方,无极。雪覆盖着冰,近岸边湿地上的衰草,早已枯黄,挂着零星的...
阅读全文
21
Dec
美国的名校我知道两个:哈佛,MIT。有点象北大清华,一文一理。 儿子小的时候我们住在剑桥(Cambrige)一栋公寓,一共24户,一半以上都是在读博士博士后。据说房东本人就是博士,深谙经营之道,优先接纳同类:博士们再穷,不会欠房租。 邻居小中男才三岁,心心念念要读哈佛,因为他爸爸是哈佛的博后。后来他上幼儿园,宣告:“我不读哈佛了。我要去kindergarten!” 天时地利,我去读了个剑桥学院,在红线地铁哈佛和MIT之间。老公经常嘲笑我:“她说她们学校在剑桥排第三,仅次于哈佛和MIT。” 每周两晚有课,6点到8点。下班以后挤地铁,两头都要走,紧赶慢赶。儿子那时还小,两岁,我父母在家看着,没上学。有时候关了一天没出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