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去革命圣地费城开年会,正好学校放春假,我们就都去了。 朋友来接机,直接开去 Valley Forge National History Park。与另两位剑宗于凯旋门汇合。然后他们就开始华山论剑了,环肥燕瘦的,在微信上直播,立刻就有评论进来,嘻嘻哈哈的,在一个这么严肃的地方,太不严肃了。当初华盛顿在这里冬季屯兵,非常小的木头屋,上中下三层铺,加一个壁炉,住12个人。胖子得睡上铺,否则无法翻身。风景绝佳,居高临下的,视野开阔,天地苍茫。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images/uploaded/20150425002150553ade1ea0e3e.jpg images/uploaded/201504250022225...
阅读全文
24
Apr
今天去跟同事吃散伙饭。就是两周前辞职的,two weeks notice。悲催的是,在找到新的合适人选之前,我得全盘照料她那一摊事,办交接。 images/uploaded/20150424173510553a7ececd582.jpg 她的饭 images/uploaded/20150424173543553a7eef6a228.jpg 我的饭
阅读全文
15
Apr
美国有一句话,死亡与税收无可逃避。还有幅画,一个黑斗篷的死亡使者来带人,一个笑吟吟西装革履的税官拦在前面,"我先来。"剥层皮再上路。 今天完税日,大家心情都很沉痛,下半旗致哀。可惜我连沉痛都奢侈,最近贼拉忙。只好贴篇旧文了。 ------------------------- 税表终于搞定上传,钱也已经划走了。相信许多人与我一样,割肉一般完了税,断臂自保,断尾求生。美国人据说是“两手捂着口袋,两眼瞪着政府”,真是那样。加税,还是减税,这是个重大问题。 想当年,就是因为英国政府税赋过重,盘剥过度,美国农民不堪负担,才揭竿而起,跟陈胜吴广一样一样的。不同的,是美国的农民赢了,还搞了个民选政府出来。既然代表人民的心声,自然是民...
阅读全文
13
Apr
这首是如苏姐的拜山之作,唱得太好听了。所以找她讨了伴奏。地雷姐唱过,小爱伦也唱了。我又来跟风。当然我是个懒人,不求甚解,录完了就跑出来嘚瑟,没那么精致。 ...
阅读全文
我很不想将他定义为凤凰男,但他真的是。 张涵是高我两届的大老乡,对我很关照。他们那个县有四个老乡,一江之隔的却只我一个。有时周末小范围聚餐什么的,他就叫上我,一起热闹热闹。他经常说如果他生在城里,他就不读大学而读中专,可以早点出去做事赚钱。寒假我们一大堆老乡一起坐船回家,半个舱都是我们的人。张涵怕我冷,将他用17块钱奖学金新买的军大衣盖在我被子上。 寒假后返校,张涵说他在街上被人拦下盘查,他说他是大学生,那人还是检查了他背的蛇皮袋子。我从来没有听说还有这种事,凭什么!谁规定不许背蛇皮袋子上街?你就让他查?不给他看!他吃惊地看着我,呵呵笑了几声。 转眼他毕业了,分到我们那的粮校当老师。转眼我也毕业了。工作了大半年吧,张涵跑来找我...
阅读全文
今天一个中国同事辞职。跟她关系比较好,知道多一点。 老公凤凰男,博士,兄弟姐妹一堆。公婆来帮忙带了几年孩子,大的上学,小的三岁。带了些钱回去了。 女的孔雀女,硕士,独女。大城市退休的老妈接任,带钱过来给他们买房付首期。老妈比较公主。 家里不太平。老公表示,钱多多用,钱少少用,不买房了,让岳母带着她的钱滚回去;老婆辞职在家带孩子。以前老婆没工作,在家生孩子,还不是过了,一家人很快乐。 女人当然不甘心,在家附近找了个新工作,比现在的级别低,但是近,走路2分钟,不象现在单程一个小时,不能接孩子。保家庭,老妈开路。马上小的要上preschool,大的afterschool program,她挣的钱扣完税只够付学费。 又多一个苦...
阅读全文
“青春的岁月象条河,岁月的河啊,汇成歌,汇成歌,汇~成~歌......” 象我这般年纪的人,恐怕都知道这是描写知青生活的伤痕文学《蹉跎岁月》的主题曲。那段时间一到点,关牧村低沉浑厚的女中音便飘荡在街头巷尾的夜空。 我姨爹就是一个知青。他算是根红苗正,父母是革命老区出来的真正的红军,南下干部。但他一样要下乡,一样扛着被窝卷,一样网兜兜着脸盆搪瓷缸,一样随身一个小木箱当行李。不一样的,是他的小木头箱子里藏了两个水果罐头。 他到了知青点后,看到墙角落里竖着一个麻布口袋,里面是粘嗒嗒的腌制雪里蕻,我们叫“盐菜”的。这便是他们整整一年唯一的菜。每天上顿下顿,除了饭,就揪一把盐菜下饭。到后来,他见了盐菜就要吐...
阅读全文
删了
阅读全文
今天下午没事干,跑伴奏交流居然看到这个,太搞了,我小时候老听的,回来就录了。想着有没有那个“一床破絮象鱼网”,竟然也有。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