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孙楠在第三季<我是歌手>决赛退赛,就好象往开水里撒了把石灰,成为"孙头条",快被唾沫淹死了。 我土嘛,本来不认识他,看节目,也略知了他前后妻之爱恨情仇。他做主持,老实巴交的,经常停顿,看得出来很辛苦,对他好感大增。觉得是个实在人。 实在人,实在。所以他会"老不更事"单方面,个人,宣布退赛。不计后果,哥也潇洒一把。看看韩红,李健,the one,那个如丧考妣的表情,哪里是颁奖礼嘛,就是追悼会。 汪涵,去年生了个娃的专业节目主持人,从21岁就进了那个土匪窝子,老子混了那么久饭是白吃的,啊?老子虚你,你算个球!你跟老子抽吊桥,将老子军,少了你这颗酒曲子就做不成酒了?!死也不挑时候,赶去投胎啊!孙头条太可惜了,还在那得艺双馨,是我...
阅读全文
29
Mar
我们昨天又下了一天雪,到处白茫茫。好在今天晴了。去买菜,经过一个大湖,停下来拍了几张。 images/uploaded/2015033000514755189e23c8354.jpg images/uploaded/2015033000521355189e3d98456.jpg images/uploaded/2015033000523455189e52375be.jpg images/uploaded/2015033000525555189e67935bf.jpg 买了几支花,感觉象蒜苔。 images/uploaded/2015033000552255189efa2cc3a.jpg...
阅读全文
小菁接到婆婆电话,说小红病了,癌症,要开刀。小菁吓了一跳,怎么说起风就是雨,动不动就癌症呢?赶紧电话回去。 那边小叔子接了电话,甲状腺癌,已经入院,下周一开刀。等到下周再打电话,手术良好,嗓子不能说话,别的还好,可以活动。 小菁的这个妯娌,彼此没见过几面。最开始听说她,也是婆婆打电话,说老二要结婚,女方怀孕了。喊他们出钱,报了个数,一千。小菁两口子那时还在黑暗中摸索,租着个烂公寓,银行存款不到两千块。这一口咬下去难免牙疼。两口子磕碰起来,男人不敢违抗母意,又难过小菁这一关,郁郁不乐。小菁国内的朋友叫她以身饲虎,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谁让你在国外呢?小菁心说,这个面子我还真买不起。本来呢,弟弟结婚也是大事,小菁心里的预算是五百,...
阅读全文
24
Mar
昨天Jury duty. 头一次被抽中。 早上送完猪小弟,便急匆匆往法院赶,在另一个镇。到了找不到parking,怎么都竖着牌子呢,都不许别人停。那边一大片空场,开过去,一个男人在门口收钱,地上支着一块牌子,$5停一天。我翻开钱包,居然没有现金。男人大手一挥就让我过了。想起很久以前在餐馆吃一顿简便午餐被waiter笑:"小姐,你象老外啦。出门不带钱的啦。" 8点前排队入场,才知道有这么多人,我是59号,挤挤挪挪聚在个大厅里。8点半看了段录像,大致阐明了陪审团的历史渊源及使命,公民责任与权利。9点来了个副法官例行公事讲了几句话。然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中的等待。大家都低头不语玩手机Ipad,或者翻杂志,或者打磕睡。感觉女人比较多。 ...
阅读全文
19
Mar
距离上一次与Dr. Ker长谈,竟然一年多了。 那次我又因为房子的事请教她,她说她在医院,老公癌症,各种治疗,一个大男人,体重不足百磅,就剩把骨头了。"我妈62岁死的,我爸也早。糖尿病高血压,家族史。我以为我肯定会先走的。他们家哦,都是长寿,什么毛病都没有。谁能想到呢?" 她显然压力非常大,为了通话效果,走出医院大门跟我继续讲。家里孩子也操心,正叛逆,交损友,很难管。那时候老公还好,她一回家就冲她叫:"警察都到家里来了。"他的很多同事,65岁退休后没两年就死了。他想要享受人生,不愿意苦熬,坚持60岁退休,可谁料也是这两三年的事。而Ker为了全家的医疗保险,只好继续在教职苦撑。 Dr. Ker是我读在职夜校的导师,台湾人,冠的夫...
阅读全文
17
Mar
images/uploaded/2015031718044055086cb869c24.jpg 上次跟同事去吃散伙饭,说好分摊的,没好意思点这个,以为很贵。今天我买单,就点了,才$8块钱。OK,来两份。
阅读全文
听小鱼儿唱老姜的《红楼迷梦》,特别喜欢,终于我自己唱了一版。过把瘾。把我以前一篇文也贴来。 http://xlkezhan.com/forum/index.php?page=1&id=108399 ----- 小学毕业升初中那年暑假,12岁,没有暑假作业。家里一套四开本的简装《红楼梦》,被我包了封皮,天天捧在手上,整整一个暑假,就跟唐•吉诃德一样,从黄昏读到黎明,再从黎明读到黄昏。 很多字不认识。也懒得查字典,光是每章后面的注释就看不过来,前后翻。我一直拿不准李纨到底读"丸"还是"执",很久以后看到"纨绔子弟"才幡然醒悟。 很多事也不懂。比如薛大爷的著名辞章,闹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觉得那么好笑,就跳过去。...
阅读全文
images/uploaded/201503151815045505cc28a374d.jpg 顽石落人间 世人笑痴癫 流连花丛中 嘻戏不成眠 一双目传情 两弯眉含烟 多愁善感心 葬花独自怜 不尽的思念 转眼成云烟 无语的爱恋 泪眼里缠绵 挥手四季远 弹指春秋变 别怨云无心 莫叹水无情 明知红楼这迷梦 终究会惊醒 纵然万般留恋 情愿百世都相欠 三生石前面 细思量爱恨怜 笑容依然甜 泪水依然咸 饮一杯离愁 再聚又再添 真情是笔债 越还越亏欠 任伤痕成茧 缘深又缘浅 叹世事 多变迁 明知红楼这迷梦 终究会惊醒 纵然万般留恋 情愿百...
阅读全文
14
Mar
下雨了。 下了一个冬天的雪。终于,下雨了。 车道两边堆的积雪还是齐腰深,屋檐还有厚厚的残冰,因为阻碍了融雪,今冬多少人饱受屋漏之苦。所幸的,整个冬天,再大的雪,水电暖气没问题,大家也就乐得猫在屋里涮火锅。不能出门,我爸妈憋坏了,在家里打太极拳,望着大雪叹气,要发霉了。 雨一下就是一天。早上醒来,似乎听到沙沙雨意,轻抚屋脊。窗外迷离一片,有一颗颗水滴折射出光亮。望不见蓝天,雾蒙蒙的。 出门买菜,空气清新而温柔,没有凛冽的寒风。沿途的树枝似乎格外舒展,饱承雨露,婷婷婀娜。河面漾起涟漪,远处仍是茫茫一片白雪。经过一个高尔夫球场,没有一丝绿色,只有一小洼水面裸露着几根衰草。街道已经清理干净,看不见残雪的影子,雪都高高地堆在草坪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