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Nov
听见 冬天的离开 我在某年某月 醒过来 我想 我等 我期待 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 阴天 傍晚 车窗外 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向右向前看 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着队 拿着爱的号码牌 我往前飞 飞过一片时间海 我们也常在爱情里受伤害 我看着路 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总有一天 我的谜底会揭开...
阅读全文
09
Nov
我买了盒老婆饼。猪小弟问这是什么,我说就是一个人的老婆做的,后来就叫老婆饼了。猪小弟说肯定不好吃。一吃,还可以,就吃光了。 我趁机讲个故事。从前有个人困在荒岛上快饿死了。捡了盏神灯,出来个精灵,说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那人奄奄一息,“我想要个老。。。婆。。。”神灯挺烦的,什么玩意儿,饿了都会死了还在想女人,这人没救了。扔下个女人愤愤然飘走了。 那人用最后一丝力气吐出最后一个字:“。。。饼。” 猪小弟不屑地说,肯定是假的,骗人的。 “你知不知道现在老婆饼也分大小。你吃的那个就是。。。” “小老婆。。。饼。”...
阅读全文
05
Nov
我妈有微信,刷朋友圈。聊天,查户口,问人挣多钱。 “我呀?我现在,年薪一千万。” 老妈吓了一跳,说那不是一个月都要划八十万啊? “嗯。那有。” 老妈的小心脏扑通狂跳,难以置信自己居然有这么屌翻天的朋友,定了下神,小心翼翼问:“你现在是做什么的?” “我做梦。” -----分割线----- 很多年前我听到的一个,跟这个异曲同工之妙。 那时候看电视剧什么的还在租碟子。音像店老板跟顾客讨论黄晓明,愤愤不平:“他算什么教主,我才是全世界最大的教的教主。” “你什么教?” “睡觉。” 所以嘛,趁现在年轻,该吃吃该喝喝,该玩去玩,该拼就拼。是非成败转头空。当你老了,外头夕阳再红,你只能在屋里...
阅读全文
昨天天气太好了,姐实在忍不住,遛出去买了瓶香香。 秋季促销,送礼包。几个国人妹妹围在柜台,我见人挺多,稍一犹豫,一个美国大妈上来对我嗨,我也嗨回去。她挺高兴,捞到个不用等中文销售的。问我要什么,我直接点了那一款,她“蜂蜜蜂蜜”地叫着,让我到柜台另一侧去挑个礼品包。 结果遇到个精品男,截胡。油头粉面一小伙,拎一大包,象是国内出差来的,西装领带羊毛背心那种,掏了一大卷钞票,要一只男士洗面奶。得,姐让他先吧。万料不到,这货得吧得得吧得开始秀英文。缠着那美国大妈这啊那的,功能哪性能哪,旁若无人,高声喧哗,似乎故意说给对面柜台那几个苦等中文销售的姐妹听,看我英语好好啊,好流畅啊,联合国同声翻译啊,你们都快来跪。姐哪受得了那个,转身欲走,被美国...
阅读全文
我也来试一试,卖帖子。 -------------------- 一个人提起他姑妈,哎呀呀,哎呀呀,那可真是个角儿,不摆了。 姑妈的故事要从改革开放说起。80年代初,她出门去亲戚家耍。亲戚两口子教书匠,穷得很,还拖两个娃。她没啥事,上街转悠,看见小孩子坐的电动玩具,一边唱歌一边摇的,造型有汽车飞机,老虎熊猫,坐一盘一角钱。姑妈立刻就嗅到了铜臭,这么个新奇玩意儿,她们那小县城没有哇。这要是搞两台回去……姑妈上前问别人哪买的。别人象看怪物一样,有冇搞错?我告诉你你跟我打擂台啊?姑妈不懈,踅摸到另一处,摸摸瞧瞧,居然在熊猫屁股后面找到了厂家地址。这下好了,姑妈结束了愉快的旅行,直奔厂家,带了两个大傢伙回去,摆在县城热闹口子,简直引起轰动...
阅读全文
30
Oct
类别: 原创天地
8 个评论     
骄阳如炽霜叶透, 波光潋滟欲回眸? 了却人间多少事, 菖蒲空留几度秋。...
阅读全文
爸爸:好了,没事了,你去玩吧。以后拿吸铁石离你妈远点…… 荣获2015年鲁迅文学奖最佳微小说 点评:该小说情节曲折、丝丝入扣、回味悠长,涉及情爱恩怨、往日情仇、学校教育、上下级关系、夫妻关系,家庭教育等各个方面,短短近百字,生动阐述,实为经典难得好文。 ----------- 老公转了上面的段子给我,然后我问了一句话,他就不吭声了。 “我们家有木有吸铁石?”...
阅读全文
在我的怀里 在你的眼里 那里春风沉醉 那里绿草如茵 月光把爱恋 洒满了湖面 两个人的篝火 照亮整个夜晚 多少年以后 如云般游走 那变换的脚步 让我们难牵手 这一生一世 有多少你我 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里 多想某一天 往日又重现 我们流连忘返 在贝加尔湖畔 多少年以后 往事随云走 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 这一生一世 这时间太少 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 就在某一天 你忽然出现 你清澈又神秘 在贝加尔湖畔 你清澈又神秘 像贝加尔湖畔...
阅读全文
23
Oct
热烈祝贺狂妹专辑发行。捧完钱场捧人场。跟风一首邓歌,下班就开麦。嗓子有点哑,就这样吧。
阅读全文
21
Oct
今天看到报上的新闻,拟向街头流浪艺人收费,先交钱后卖唱。感慨。想起历史书中关于民国开征粪税的一副对联:自古未闻粪有税,如今只剩屁无捐。 ...
阅读全文